死舌

实则无论看开抑或固守,自我规劝往往就是选择忍耐与妥协,只是程度与角度各异。
公众号:食色在野

 

学着做一个自己讨厌的人,做那些原本不擅长的事。也许只有当你发现我已然泯于众人,才知如今我待你究竟有多特别。

 

我将逐字逐句誊抄,洗刷心头罪业,祈福世间灵肉。愿你生生世世安稳,无忧亦无惧,如鲜花,如野草,在田野里,在高山上,在自然之间,呼吸吐纳,闻风听雨,世界拥有你,你亦拥有世界。

  1

死?不是没想过。只是从来没有付诸实践。不甘?是不敢。不知道自己离开这个世界之后,深爱着的那些人万一活得不开心不顺遂该怎么办。难捱的时刻有我,即便能为他们做的微乎其微甚至除了寥寥安慰之外完全无能为力,至少有长久的陪伴,能够随时随地知晓他们的近况,了解在什么情况下必须不管不顾冲上前给个拥抱。也不知道那些爱着我的人又将怎样努力自我安抚失去所爱的痛楚,然后寂然面对现实或者一段时间内自欺欺人难过消沉,尽管他们可能同时是我深爱着的那些人中的一小部分人。我贪生,说到底是懦弱,活不出自我。

  3

时常觉得深切入骨的痛苦与寂寞,又因不肯放大咀嚼而下意识回避隐忍。我也知事事需要直面,但还有这漫长余生拣尽寒枝该当如何熬过。

  10

其实不是不能柔软——这并非是难过登天的事,后来才隐隐意识到自己的不甘与委屈。毕竟内心是如此希望有那样一人,用很多很多的温情抚顺我这身体上张狂的尖刺。缺乏的太多,如何做到心平气和。

  3

© 死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