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舌

实则无论看开抑或固守,自我规劝往往就是选择忍耐与妥协,只是程度与角度各异。
公众号:食色在野

 

我没有生来勇敢天赋过人,面对人生只剩一些诚恳。

我是一个喜欢按部就班的人,从来反感着急忙慌或是临时起意地去做某件事。

通常来说,开始做事之前,我都至少会在心底盘算一遍,以便在脑海里列出大概的行动提纲。甚至是在纸上一笔一划备注详尽。

比如搭乘公交车的时候,如果刚好在我快要到达站台之前公交车已经先行进站,那么我是断然不肯快跑那几步追上去的,只会保持原有的步调甚至放慢了步子往前走。

最终能上了车最好,错过也甘愿再等下一班。即便接下来要去做的事其实还蛮赶时间。

比如申请这个公号之后,我已经不止一次地在笔记本上规划定位设计栏目,回回都是洋洋洒洒一大页,各种对比取舍,应有的想要的都决定一一尝试。

尽管由此导致的结果是,至今仍未正儿八经开始运营。但潜意识里依旧还是不愿随心所欲地更新内容。

我过去一直以为这是性格使然,生就的慢性子温吞内敛,追求的是不急不缓有计划有步骤的生活。

直到后来有一天我与好友一起去乘公交,在离站台尚有十几米的时候,公交就从我们背后晃晃悠悠驶了过去。我当时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已然做好等下一班车的准备。

这时身边的好友却一把拉起我往前狂奔,在车门即将闭合之前闯进了司机的视线。

车门再次打开,好友一边轻抚着胸口笑呵呵地念叨着“还好还好”,一边往里走。

我在后面刷完公交卡,乍一抬头,满车厢的人轰然挤进眼里。虽然我知道他们之中并没有谁在刻意看我,可是那一瞬间就是感觉被人注意到的心悸与失措,至今记忆犹新。

而在那之前,当我被好友拉着狂奔的时候,竟然觉察到一种从未体验过的酣畅淋漓。就如同飞出铁笼的鸟终于握有自由一般,自在不拘。

正是从那一次开始,我才慢慢意识到自己在许多时候的所谓沉稳,实质只是因为过分地注重自己在人前的姿态,束手束脚不敢放肆言行。

以及所谓的有条不紊,实质只是对自己施以方方面面的压力与苛刻,在能掌控的环节尽可能地做到有备无患。

我又联想到高中时代,与自己的初恋小男友分在不同班级。每一次在校园里望见他时分明心如鼓擂雀跃不已,但走至近前却冷若冰霜,像陌生人一样不动声色地擦身而过。

有时候远远看到他向我投来期待的目光,我则反而能避便避,仿若他是洪水猛兽。不多久,他就无法忍受转而另寻佳人。

所有这一切究其根本,不过是自卑作祟罢了。

从小到大都是自己跌倒自己爬起自己流泪自己擦干,从未心安理得地享受过被爱的感觉。

从打记事起就诚惶诚恐地扮作大人们期望看到的样子,却依然时时处处害怕自己做得不够多不够好,更从未被人引导着正视过自己的优点。

所以没有坦率做自己的勇气,没有表达和接受爱的能力。所以害怕热闹与社交,强迫自己足够优秀足够好。

这种因为缺失而导致的自卑已然植根于我的骨肉肌血,是顽疾,是病灶,随时随地隐隐作痛,需要耗费一生的时间精力去完成超脱。

“但在内心深处,你知道,那种缺少永远没法填补,无论你后来得到多少簇拥和关怀,无论表面上你多么光鲜亮丽,它永远都存在于你的内心最深处。

那种失意,会在你的人生短短几十年中以各种爆烈的方式表现出来。这是一种解不开的结,只有经历过这种内心折磨的人才会明白。

它像是一种无法根除的疾病,不影响你的饮食,不影响出行,你不会疼痛得呻吟,也不会虚弱得喘息,但它存在着,若即若离,时隐时现地让你不得安宁。”(独木舟)

我记得曾经还摘录过这样一段话:

“我所有的自负都来自我的自卑,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于我内心的软弱,所有的振振有词都因为心中满是怀疑。

我假装无情,其实是痛恨自己的深情。我以为人生的意义在于四处游荡流亡,其实只是掩饰至今没有找到愿意驻足的地方。”

其实从没有什么倨傲清高,不过是那些过去没能坦然长大的孩子,如今不懂得如何在这人群之间伸展与释放。

也没有什么早熟或是善解人意,不过是那些当初太早知人事的孩子,始终不甘但又情愿地实现身边人的各种期望。


我并非生来勇敢

亦无天赋过人

只是接受这无常命运

面对人生只剩一些诚恳。

  16 6
评论(6)
热度(16)

© 死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