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舌

实则无论看开抑或固守,自我规劝往往就是选择忍耐与妥协,只是程度与角度各异。
公众号:食色在野

 

不喜放肆

喜欢就是放肆,但爱就是克制。这句话初听不甚了了,细琢磨之后深有感触,再回味一圈,也就觉得着实扯淡了些。

事实上更多时候我们选择放肆还是克制的标准,根本不是动心的程度深浅(即爱与喜欢的区别),而是取决于自己有没有承担后果的心理准备和实际能力,或者靠谱点儿的,同时参考一下对方的现实处境,可能意愿和抗压能力。

难道不是这样吗,如果仅是喜欢不够级别,那么敢于且甘于承受放肆之后的结果,难道这种行为本身也不够级别?而如果爱就代表伟大,那么选择克制就意味着一并选择自我逃避,这种行为本身难道不是懦弱?

大概这句话想要标榜的是,爱到深处就会处处为对方着想。可是抛开特定情形(诸如后会无期里同父异母的两人等),连在一起都不愿意争取,算什么深爱。至于说双方能否承担起一切后果,特定情形之外的情形又怎么凭空猜测?

尤其是当我回忆起当初动过心的那个男人,想起与之种种时,更对这句话嗤之以鼻。作为普通人,能够遇到真正切合这句话的情况,几率实在有限。当然不排除很大一部分人,“就是不舍得他/她因为我如何如何”,这作为一种选择无可厚非,但刻意渲染,基本就等用于自我感动了。

说说那个男人吧。就叫他Z好了。

Z是后我数月来公司的。他来应聘的那天早上,我正和同事们费力地蹲在地上擦地。大家都在好奇地张望,我也一样,但我近视,眼之所见不过是个模糊的轮廓。只是可以看出作为一个男人来说,他的个子不算高。

几乎是当即开始上班的,因为做的是销售,所以没有什么复杂的程序。然后顺理成章的,一起吃午饭的时候,我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说实话,第一眼印象很一般,长相普通,甚至有些显老。

后来慢慢熟悉,到现在我已经记不起其中具体的事来。只是心里很明显地感到一个分界,好像由此连他的相貌都随之变了样。怎么变的呢,就是觉得越看越顺眼,越看越觉得,哇,原来这小子挺帅的,高鼻梁,棱角分明的侧脸,怎么一开始会毫无察觉呢。

再有就是对他的经历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他曾经有个很爱的女朋友,但后来却狗血地跟他的兄弟在一起。要说我这个人,就是容易因为这样的桥段对人产生亲近感。绝不等于同情,应该算是惺惺相惜吧,——我始终认为自己是个真实经历尚可但内心缺失的人。

加之觉得他不拘小节,对他的性格比较看好,——有了如前种种这样的基调,发展成为好感其实不奇怪了对吧。所以就开始有意无意地亲近,看到他跟其他女同事调笑会觉得胸闷心塞。

然后这种行为其实是很明显的啊有没有,所以当同是同事的发小兼闺蜜问我是否对Z有好感时,我一点不觉得突然。不过还是下意识地否认,除却一部分的羞涩,更多的是因为,我还没有做好谈恋爱的准备,所以怎么能透露风声。

但闺蜜随后便爆料:Z是有家室的人,而且女儿都已经出生了。千万不要招惹他!……

在这里应该要提到的是,在我发现自己对Z动心的同时,我也是可以感受到他对我的细微变化的。不自恋地说,就是基本可以肯定,他对我也是有好感的。不同于和其他女同事之间的调笑,他看我的眼神,以及言行举止,都暴露了这一点。

所以听到这个消息我当即蒙了。而几乎是下一刻,我就意识到Z平日里在某些话题上对我似有若无的回避。比如他曾向一众女同事包括我闺蜜在内描述过女性分娩的全过程,而当我忙完之后才急急参与进去却只听到尾声于是好奇询问时,他们即刻统统闭口不言了。也比如在听到某男同事提到Z有女朋友之后,我装作无意地追问Z时,他的一笔带过。

这在当时的我来说,不算打击,毕竟故事来没来得及发生,但也确实有些内伤。所以后来的某一晚,当他在QQ上与我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天时,我便瞅准机会表明我已经知道了全部事实。我说,你都有女儿了,还不踏实些?那时候他有些迷恋老虎机。

虽然隔着网络,我还是可以感觉到他的停顿。许久之后他淡淡回了句晚安,那次聊天也就不了了之。而我在当时,才终于后知后觉地觉得悲伤。妈的,快煮熟的鸭子,飞了。

再之后,日常聊天也就没了避讳。我会问他与妻子的现状,会损他为什么结婚那样早,才二十三岁就有了女儿,而他也一句一句照实作答,不再藏着掖着。

直到我的不辞而别,换了公司。我以为与他的交集就到此为止了。

两个多月(或者更短,记不清了)之后,我们一票朋友约在了老公司附近饭醉,之后又一起去了网吧打发时间。碰巧遇到Z。现在我承认,当时我确实有些心猿意马了。因为早先不久,我听闻他的外地老婆逃回了广东。说是老窝在家里带孩子,还要调和与婆婆之间的关系,受不了。

那晚后来,不知是彼此心里都有小九九抑或怎样,在包括之前提醒我要千万小心Z的发小也选择通宵时,我提出要找地方睡觉,Z随即附和。而因为一帮人之前都是同事,又都是年轻人,相互没有芥蒂,更没有各种烂俗想法,且我租住的地方又离得太远,所以几乎是必然的,留守的几位都像是有默契一般,让我跟着Z去他与朋友合租的地方对付一晚。

这里要做个不必要的解释,我当时确实是雀跃的,但并不与肉欲相关。要知道那时候我根本是个刚从学校出来的小纯情,对性这个东西根本毫无概念,何况Z的室友(也是我们之前的同事)也跟着一起回了出租屋。当时的我所能感受到的仅仅是单纯的,对于能够与喜欢的人整夜共处的欣喜。——因为在被劝说时就被告知出租屋是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只能几个人挤在一张床上。

记得当时其中一个(现在是我表姐夫)怕我不情愿,还特意强调说,没事,都是年轻人。然后我表姐跟着附和,我上次也是这样跟他们对付了一宿,没事。他们是完全没有看出我内心的起伏,更别提沉浸在游戏中的我的闺蜜。

是夜,我与Z,以及他的室友,三个人和衣躺在一张大床上。虽然是盛夏,但我竟然感觉不到热。甚至侧躺着身子,蜷成一团。只是始终没有睡意,听着身边Z的呼吸,我知道,他和我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Z翻了个身。下一秒,他的手就从我身后环在了我的腰上。奇怪的是我并没有感到紧张或是兴奋,心里甚至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只是觉得如果那一刻可以一直延续下去,该多好。也是在那一刻。我清晰听闻了自己的内心,我是喜欢Z的。如果可以,我是愿意和他共度余生的。

但这些思绪刚落地,他便抽走了手,躺回了身子。一切像是我的一场幻觉,一个梦。但困意竟在随后,沉沉袭来。

与他再往后,就只是在街上偶然碰了次面。原地站定,简单聊聊,知道两人工作的地方距离不远,但也到此为止。

但也不是毫无交集。在我回家之后,倒是在QQ上又与他遇到。他告诉我,他要把女儿送去广东,因为法院将孩子判给了女方。他说想请我与他一起,我问为什么,他说他不会照顾孩子。我说我也不会,他说比他一个大男人强。

后来想想,那大概是他最后一次不动声色地争取。

但我婉拒了。在时光漫长的拉锯之中,我对他的好感其实并未湮没,只是察觉到这样的好感不足以支撑之后更漫长的关系维持。或者说,我意识到那份好感并不足以让我抛开一切必要考量去做无畏争取。

所以喜欢就会放肆这样的话能对几分呢。而与放肆对应的,也未必是克制,而是不够爱,罢了。

  1 2
评论(2)
热度(1)

© 死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