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舌

实则无论看开抑或固守,自我规劝往往就是选择忍耐与妥协,只是程度与角度各异。
公众号:食色在野

 

死去的空

大部分人,终其一生,其实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欲望。我是指,身体最原始的性渴望。尤其是女人,成长的环境,生活的环境,以及其他各种,使得矜持成了普遍默认甚至自我期许的属性。如果恰巧你有一个温良柔和的男朋友,那么也许,你永远也不会真正得到满足。

看过一部片子,性爱巴士。很奇怪会有网站把它划分为喜剧一类。之于我,明明看得悲痛绝望,全程伴随着间接奔涌的眼泪。但也并不知道为何,并没有足够丰盈的经历去产生共鸣,甚至眼见所有露骨镜头也没有自身本能的潮动。只是觉得悲伤,然后眼泪悄无声息落下来,很快凉透,悬在嘴角,一路淌下的痕迹逐渐干涸,明显感到那种浮于肤表的触感,像是结的痂。

总有人会把欲望和成见联系在一起,当成一种普遍存在的矛盾。其实是怎样呢,那并不与成见有绝对的关系。或者说这并不是致命的困顿。如果这一生可以不需要爱情,不需要一份走到终点的陪伴,也许世俗陈规真的没有那么了不起。何况黑暗里的放纵,几人知晓,几人在意。

反而是心理与生理的需求产生碰撞时,那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如前所说,你爱的人,你想要一生与之相伴的人,最后陪你走完余生的人,当他给不了你身体按时索取的欢愉时,该多么痛苦。而痛苦的也不只是身体的缺失与亏待,以及由此产生的克制与抗拒。更多的其实是对自我的厌恶与否定。为什么你想要安稳,需要安稳,身体却让你动荡?是你错了吗。千万遍地质问自己,——这,才是最要命的吧。

我没有丰沛得时刻会溢出来的欲望。至少目前为止没有。所以我总是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我的欲望会不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被勾钓出来,还是在这之前就有了一份简单琐碎的感情,没有激烈的抚慰与需求,有的只是情感与灵魂上的惺惺相惜。而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会做出怎样的抉择,是像身体的真相妥协,还是像生活的熔炉妥协。

我想我无法预知。只是依旧在这一类的文字或者影视作品中感到无法抑制的忧愁和苦楚。人生总得要纵情那么一次,然而有时候这便是开启痛苦的钥匙。除非你能在这样巨大深沉的痛苦之中无论如何得到任一性质的救赎,否则必然生不如死。

而杞人忧天的我,还没有勇敢到不管不顾视死如归的地步。

或者仅仅只是因为高估了动物的本能,以至于害怕甚至潜意识里是认为自己一定会被这样的本能击败,所以在这样的瘾患出现之前就已经臣服于它的脚下,时刻提防,随时准备出逃。

不是软弱,便是菲薄。

我偶尔还是会痛恨他曾在我身上燃尽之后留下的伤疤,但也会在某一刻欲望来袭时,脑海自觉浮现与他的时刻。继而一切归零,转瞬之间,什么都不剩,只是莫名泛出泪,觉得前所未有的悲凉。——大概如前所述的忧惧与疑问都是多余,大概我是早已连并失去了身体与心理的感知力,大概性与情,都再也不会爱了。

  7
评论
热度(7)

© 死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