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舌

实则无论看开抑或固守,自我规劝往往就是选择忍耐与妥协,只是程度与角度各异。
公众号:食色在野

 

熬吧

波澜不惊的生活是难熬的。一点一点榨干体内能被勉强称作活力的东西,最终剩下大片大片泛白的记忆残渣附着于身体发肤之上,像极了干瘪僵直的傀儡。不是如同行尸走肉那样的空洞死寂,而是明明感到无以为继却还要被所谓的生活硬生生拉扯着做出迎合或是推拒。

将至未至,将死未死。茕茕突兀地处在一个尴尬的节点,却又参不透过去,窥不见将来。没有人事分明的泾渭,没有时间详尽的备注,在浑噩之间惶惶不可终日。直觉经年所遇是不一样的,可凡此种种又竟那么一样。好似蒙住双眼行路,因每一步都是试探着的,所以路再平坦也始终是颠簸不平的;甚至有高山有流水有原野有断崖,周遭也始终是漆黑的。

而你是看不见我内心的惊惧的。在这平静表象的背后隐匿着怎样的暗涌,你无意关注也无以关注。过去两年全数的苦痛挣扎早已了结,掀起我会痛,不如不言语。佯装灿烂,或者苦中作乐,在此刻成了我最拿手的戏码。

其实它们在你眼里也只会是无关痛痒的呻吟,矫揉造作罢了。毕竟与自我的斗争难显于形,筋骨皮肉的伤害,或是大起大落的经历,才更能引起共鸣。人们习惯在苦难之中发掘深刻,却从来忘记内心的苦难才最要命。

我想起曾与我耳鬓厮磨的那个人,从未有过灵肉相契但也倏忽红了眼睛。只为了那一瞬不设防的贴近,与赤裸着的坦诚。

 

  10 2
评论(2)
热度(10)
  1. 過客死舌 转载了此文字
  2. 藏心syx死舌 转载了此文字

© 死舌 | Powered by LOFTER